[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木工机械 >

世界周刊丨仓皇撤离 美国因何成为“失败帝国”?变革重构 阿富汗

[时间:2021-12-11 23:00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地图上线,随着8月31日美国撤军最后期限的日益临近,急剧变化的阿富汗局势也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英国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在《经济学家》杂志发表评论指出:

  “美国在一片混乱中离开阿富汗时,它的衰落似乎与一个世纪前英国的衰落如出一辙。”

  西班牙《起义报》更把美国发动的20年阿富汗战争描述为“政治、经济和军事”的三重失败。

  当地时间8月26日,阿富汗喀布尔机场发生两起爆炸袭击事件,造成至少一百多人死亡,包括13名美军人员。

  事件发生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分支机构“呼罗珊省”宣布对袭击事件负责。

  《华尔街日报》注意到,这是自2020年2月特朗普政府和签署撤军协议以来,美军在阿富汗的首次战斗性死亡事件,同时也是2011年8月以来造成美军士兵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袭击。

  8月27日,美军对策划机场爆炸事件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分支“呼罗珊省”的一名成员实施了无人机袭击。美军称,已将目标击毙,没有平民伤亡。

  不仅给美军“体面”撤离蒙上阴影,也使原本就在阿富汗问题上陷入政治危机的拜登政府更为尴尬。

  为了淡化“阿富汗落败”的“西贡时刻”,“柏林空运”成为美国着力宣传的新形象。

  《纽约时报》注意到,冷战期间的“柏林空运”,曾被看作是体现西方国力的高光时刻。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曾因为在柏林和苏联对着干,而成功连任。

  因为“柏林空运”只是把食品空投进西柏林就不管了,而如今,是要把人员带出来。

  目前美国有24家航空公司加入了拜登所说的“民用后备机队”,飞机数量为450架。

  《纽约时报》由此认为,“阿富汗空运”只是拜登政府为挽回失败形象进行的危机公关。

  这条由美国主导、斥资30亿美元重建的环形高速公路,长达2200公里,被看作是阿富汗“重建”的象征。但这项大工程不仅劳民伤财,还因为要收取高额“过路费”遭民众不满。

  2021年4月,阿富汗北方昆都士省议会主席阿尤比就注意到,已经在环形公路上,每隔四公里设立了检查点。但相比阿富汗政府设立的检查点,的过路收费规范得多,还给缴纳者发放全国通行证。

  美国《新闻周刊》不禁问道,耗时20年,花费2万亿美元的“阿富汗重建”以“失败”告终,原因何在?

  美国的精英没能(按自己的愿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构建国家。与此同时,自己的国家(美国)却在他们眼皮底下分崩离析了。

  《福布斯》杂志注意到,截至今年7月,美国债务总额已高达28.5万亿美元。“美国国债钟”(USDebtClock)更预测,到2029年,美国债务总额将达到89万亿美元。

  2021年3月,《福布斯》杂志报道称,美国最富有的1%人口的净资产总额达到34.2万亿美元,占美国所有家庭财富的30.5%;最贫穷的50%人口的净资产总额仅为2.1万亿美元,占美国全部财富的1.9%。

  “由于前所未有的经济不平等和大规模超支的军事扩张,美国现在看起来很像公元476年的罗马。”

  曾在上个世纪末为西方赢得冷战而欢呼,提出“历史终结论”的美国学者福山也转变看法,提出“阿富汗事件是美国霸权衰落的标志”。

  2018年,赫奇斯曾在《美国:告别之旅》一书中,为“美国梦”谱写“安魂曲”。

  会上,在阿富汗还有部署的英法等国,希望美国推迟撤离,以使喀布尔机场能够平稳过渡。

  但《卫报》注意到,急于“走为上”的拜登在会上仅用7分钟时间,就给英国首相约翰逊浇了盆冷水。《卫报》为此评价,美国给尚未愈合的美欧关系伤口“撒了把盐”。

  8月22日起,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开始其就任后的首次亚洲之行。美国媒体注意到,当天访问新加坡的哈里斯在被问到阿富汗问题时,露出了“标志性笑容”,究竟是胸有成竹还是掩饰尴尬,令人费解。

  西班牙《阿贝赛报》为此指出,哈里斯访问亚洲是为了遏制中国,但所有人都被阿富汗的混乱局面吸引了注意力。

  我想她的线日,哈里斯在河内期间,又去纪念碑献花,纪念已故美国参议员麦凯恩。

  但事实是,哈里斯口中的美国“越战英雄”麦凯恩,却因驾机轰炸越南被俘而成名。

  “她在武元甲的诞辰日参观了麦凯恩被击落的地方,而后者轰炸了越南22次……这就是所谓美国的回归吗?”

  英国广播公司为此评论说,哈里斯应该庆幸自己去的是河内,而不是胡志明,因为胡志明市的原名就叫西贡。

  目前身在阿联酋,担任了7年阿富汗总统的加尼曾写了一本名为《修复失败国家:一个重建破碎世界的框架》的书,书中把“主权指数”作为评判一个国家能力的重要指标。

  如今,在外部势力撤出的同时,曾经被美国称为“失败国家”的阿富汗,能否通过提升“主权指数”,发动一场新的变革,萌发新生呢?

  2021年8月24日,阿富汗发言人穆贾希德表示,不接受任何推迟撤军的请求。

  8月26日傍晚,机场大门外发生两起巨大的爆炸,造成上百人遇难,遇难者中包括十几名美军人员。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宣布对其中一起爆炸负责。

  不久后,喀布尔又发生了第三起爆炸。据美国媒体报道,第三起爆炸是美军在喀布尔机场内销毁武器和弹药所造成的。

  阿富汗发言人穆贾希德在社交媒体上针对平民的袭击强烈谴责,并表示爆炸发生在美军负责安全的区域内。

  目前,已将最精锐的“巴德里313”特种部队部署到机场周边,并着手在机场周边建造瞭望台,以维护安全。

  这支精英武装配有军用武器、头盔、防弹衣、面具和夜视镜等作战装备。据《简氏防务周刊》估计,该特种部队总共有数千名成员。

  英迪拉·甘地儿童医院位于喀布尔的市中心,这里大多数的医生和护士都在正常上班,提供24小时的医疗服务。

  一名住院患者家属表示,近些天来逐渐趋稳的形势让他们放下了担忧,重新回到医院接受治疗。

  潘杰希尔,波斯语的意思是“五只狮子”,像一把利刃,易守难攻,是阿富汗34个省中,唯一无法控制的地方。

  上个世纪80年代,老马苏德以30个人、17条枪起家,把装备精良的苏联人拒之门外,也赢得了“潘杰希尔雄狮”的称号。

  2001年9月9日,两名伪装成外国记者的成员用的方法暗杀了马苏德。从此双方结下“血海深仇”。

  尽管已缴获600多辆装甲车,8600多辆悍马军车和武装皮卡,100多架米-8、米-17直升机,16架黑鹰直升机,多架C-130运输机,但先进装备在复杂的地形下难有用武之地。

  而据守潘杰希尔谷地的还有拒绝投降的塔吉克族阿富汗第一副总统萨利赫。萨利赫当年是马苏德收留的孤儿,妹妹死于之手,也与阿富汗有“不共戴天之仇”。

  而阿富汗以普什图族为主体,前总统卡尔扎伊也是普什图族人,他在任内把老马苏德塑造为人人敬仰的“民族英雄”,巩固了政权。

  正因为如此,如何团结包括塔吉克人在内的各派力量,也成为能否“服众”的关键。

  2001年,基本上是普什图人组成。2021年,我们看到的构成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现在已经融入了不同的种族,他们有塔吉克人,还有乌兹别克人和其他不同的种族。

  在半岛电视台看来,一个“改良版的新”已经在阿富汗掌权,希望成为地区和全球政治的一部分。

  在8月17日的首场记者会上,发言人穆贾希德宣布,阿富汗将不再种植罂粟。

  2001年下台前就曾发布毒品禁令,阿富汗罂粟的种植面积因此大幅下降。

  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的数据,阿富汗如今是全球最大的鸦片生产国,其鸦片产量占全球供应量的80%以上。2018年,鸦片产业占到阿富汗经济总量的11%。

  2019至2020财年,阿富汗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仅为586.6美元,约合人民币3800元,贫困率超过70%。

  根据2020年2月29日,特朗普政府与达成的协议,美国在撤军后,将持续为阿富汗提供援助。但拜登政府冻结了阿富汗央行近95亿美元的资产,并停止向阿富汗运送美元。

  而事实上,阿富汗拥有全球最大的锂矿床和世界第三大铜矿带,美国国防部将阿富汗描述为“锂矿界的沙特”。这在“新能源汽车时代”无疑是守了座金山。

  一个是我们现在已有的框架,另外一个,则是一个包容性的政府。我们希望其中包括,比如阿富汗的知名人士、阿富汗政治家,所以才需要协商。我认为,两种框架应该会配合,我们会建立新政府,这个过程将通过协商完成。据阿富汗黎明电视台24日消息,阿富汗已任命了财政部长、内政部长、国家安全局局长,但最终的权力分配方案,仍没有确定。

  在英国《金融时报》看来,长期被大国蹂躏的阿富汗,既是“帝国坟场”,更是“帝国棋子”。

  然而阿富汗本身的地理位置,又决定了它在世界地缘政治格局中注定是一枚重要的、不可或缺的棋子。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网站首页木工机械企业文化新闻中心社区全自动吸音板设备吸音板机数控侧孔机木工开料机木工排钻木工机械厂地方资讯